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儒風博客

  雅趣 雅風 雅士 詩情 詩品 詩心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【越調】《天淨沙 讀書》 涵容纖語柔莎 / 紅樓桃扇棲霞 / 廂待拂窗月下 / 封舒丹畫 / 攜來君筆添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家乡二、三事  

2009-03-21 23:28:00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牵  挂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好久没回老家了,老家在黔南贵定盘江附近。这里因“金海雪山”而闻名,不过,父亲的老家,在此下游,那里交通不便,虽然依山傍水,但是可耕地的面积不大,所以,父亲的家乡风光很美,但老家比较贫困。
         如果今天不是因为回老家祭祀父亲,可能不会去,原因有二,一是今天太阳好强,简直感觉到提前进入夏天。二是近来,从盘江通往老家,约4公里的路程,全在修路,无法驾车进入。问家里亲戚,听说是州里准备开发“金海雪山”,一直沿河修公路,可以直通到洛北河的红子岛。如果真是这样,家乡一带致富,肯定只是迟早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 说到家乡,准确说应当是父亲的老家,我出身在贵阳。但从小至今,只要放假,我最喜欢到山清水秀的父母老家,最喜爱与小朋友们下小溪、摸螃蟹、上山爬树、探溶洞……  很早就知道,父亲的老家比母亲的老家贫穷,不过,最害怕的是伯伯那不绕人的而教训人的嘴,而靠近音寨的母亲老家,要自在一些。长大后成人后,尤其是有家乡事要办理之时,才感到自己身上的一份担子。很多年前,老父亲喜欢带我到老家,亲戚们喜欢与父亲坐在一处,说不完的话,而我喜欢独自到外面转悠,眼里总对寨子及山水充满好奇。三年前,父亲去逝了,按他的愿望,回到老家,许多感概,尽在抬头远望的山峦消失处,许多感受,尽在路旁不远的溪流小河潺潺时。
        与家人来到父亲碑前,亲戚们早就到了那里,摆祭口、点香烛、锄杂草,添泥土、听先生唱念等,跪在碑前,都是按当地的风俗来进行。看见小侄子、侄女们的笑容,好多名字都叫不出了,再看看儿子,小小年纪也来铲土到坟上,再想想小时候的我,感觉我自己确实老了很多很多。
        真有说不出的愁怅,许许多多的事情,人要因为失去的东西,才感到可贵。人人皆知,但亲身经历的,我辈今生难忘。山还是那座山,水还是那份水,路是那条路,人却不同人。几年前,在回家乡路上,父亲给我介绍家族中的许多事,似乎在做某种安排似的,不过,我不明白一些事情,我哥哥听到的东西,应当更多一些。父亲中一位说话不多,但办事踏实的老人,他默默为亲戚做过的事,在亲戚们的议论中,我才明白。他对生养他的那份土地的眷念之情,如此之深,着实让我深深地感动。
          睹物思人,那份亲情,让人对生命的轮转,有了一种浓厚的理解,代代相传的宗族延续,把责任铭刻在心中。每次离开父亲的坟墓,在路旁仰望, 有时会冒出一种念头:何时,我也能为家乡出一份微薄之力呢?


牌  坊

        父母老家所在的贵定县历史悠久,查历史资料,据称,建县历史已有1423年,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为夜郎、且兰国地,隋代置宾化县,唐贞观年间置多乐县。宋太祖建隆二年(961年)在麦新筑土城,名为“麦新城”,是贵定建城之始。明万历三十六年(1608年)析新贵县之“贵”,定番州之“定”,合称“贵定”,贵定县由此得名,县城建于今旧治镇。清康熙二十六年(1687年),县城移到新添卫(即今贵定县城)。《贵定县志稿》一书记载,贵定县城解放以前,牌坊很多,据资料,贵定县城乡共计有牌坊20余座,毁于“文革”,全县仅存巩固这两座了可惜到了十年浩劫以后,县城牌坊荡然无存。还好,在离县城五、六十公里远的县南隅,还保存两坐古牌坊,算是不幸中的一幸吧!不过,我可能高兴得太早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,路遇老家一位侄子,很多年前就在贵定巩固乡,只知道他从事计划生育工作,好多年前,侄子还没结婚。当时我到那里采风,了解到那里有两座古牌坊。在他的带领下,拍摄并了解了许多古迹的照片。并将这些资料带到省城贵阳,时值贵州省的文史专家正在编写《贵州省志  文物志》,在当时,我向文史专家们提供了第一手的资料,资料被编入该书之中,倍感欣慰,几年后,还写了一文作纪念,文见《寻巩固牌坊》/儒风 

        提起往事,自然在询问中打听这些历史古迹的情况,侄子的介绍让我大 吃一惊。他说,县里搞调查研究,为了“保存”文物,让更多人参观,县民宗局出资一万元,把牌坊翻新,尤其是一座价值连城的乾隆年间的砖牌坊,被县城请人重新粉刷,然后重新在上面写刻文字。我的天,这还是文物保护吗?简直是好心办坏事,把好端端的文物给弄得面目全非,让人哭笑不得。这种功利式的保护,在贵州省,我想绝非是特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不仅如此,省城一位省写作学会的专家说道,贵定县的文物保护非常有“特色”,在县城,有一次,县里请来省里的写作专家,这位老先生应邀而去。县里说,曾经在这里发现民末清初陈圆圆的墓,组织了专家观看,老先生说,他看到的是今人重新镌刻的“陈圆圆”的墓,新得让人看不下去,这就是所谓的古墓!他十分气愤地批评了贵定县的做法。认为这分明是作假并误导人,县里的一些所谓专家,不顾事实与真物,胡编乱造,凭想当然去“创造”历史,也是对历史文化的极大不尊重。我想,应当向媒体作一个呼吁,并通过他们,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,不应当让这种事件再重演!

 风  水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与我家里人一同祭父的,还有我姐的一位好友,该女士见多识广,尤肯学习与钻研。她来到我父亲坟前,对我父亲的葬地比较欣赏,她说,左青龙、右白虎,远处视野非常好,脉象也好。唯一要做的事情,就是在我父亲的坟前右边,可以种植一棵小树,这样,便完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说起风水理论,话便长了。有几事,令我印象相当深。多年前,我云雾镇的表姐夫在世时,他的香港亲戚来到家乡,最爱爬山,,最爱看阴阳宅。此君在香港,是专着研究风水的先生,据姐夫说,是一位高手,姓邹。他还给了我一张翻拍的照片,是邹先生在香港预测的阴阳八卦图,上面,还有用电脑进行预测的一些符号。又:前年末,我到北京出差,了解到皇城的布局及十三陵的风水格局。尽管没深究,但风水学说的神奇,我早已领教了。不过有一点,从古至今,风水理论作为古代建筑家居艺术,其中包含的高深理论,非我等现代人所能理解,上到封建帝王,下到庶民百姓,都有着传统的风水文化信仰。不过,话说回来,皇家利用高度极权,把皇帝死后葬到最好的风水之地,但这些,并没能保证皇家万代的统治。如果加以全盘否定,绝对错;如果全信,反成迷信。我想,凡事,皆有一个“度”字,不必发挥也不必虚无主义。其中之理高深玄妙,反正都是贫民百姓,多一份了解,没啥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到前面的话上来,我父亲所葬的地方,是家里一位亲戚的山坡土地,位置不高,但确实远方视野较好,所面对的远山,还能看到高低不平而有一定形状的山形,颇有气韵。姑且不谈亲人的感情,姐有一论,她说,父亲去逝,不论他在哪里,有一点是肯定的,父亲走的地方不错。此话是真是假?她说父亲在世好客,喜欢热闹,如今,在葬他的地方,一位亲戚大哥决定在那里的路边建房,那儿是一处三岔道而交通方便。现在,房子已经建启。不久,村里也准备在此建村的活动室,最近,发现人气还有几分旺。父亲的坟,就在不远的山上,一览他们无遗。坟右侧远处,是河流的桥。确实,站在父亲坟处,把这里的景致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6)| 评论(1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