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儒風博客

  雅趣 雅風 雅士 詩情 詩品 詩心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【越調】《天淨沙 讀書》 涵容纖語柔莎 / 紅樓桃扇棲霞 / 廂待拂窗月下 / 封舒丹畫 / 攜來君筆添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惠水布依的神奇与古貌  

2010-01-17 21:58:25|  分类: 杂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惠水采风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(一):斗底停车访 村寨有风光

 什么叫天有不测风云,通过这两天的对比,真的是这样。
    前天:突然放晴,昨天:阴沉稍冷,今天:下午阳光直射天转多云。
    想起来,上周末的出行,若是感受风光,我们的点子就低了。如果是摄影采风,昨天并非很差的天气。一行的朋友一大早就怀疑,贵阳的地是湿的,天空飘起来毛毛细雨,把行车的车窗撒满水珠,视线也被档住,担心还能不能出行。依我的判断,这担心是多余的,贵州的山区,季节成相似,十里不同天。基本上按照约定时间,近十人就这样朝黔南去创作。果然,车至花溪青岩,一丝雨都没有。一路会车不算多,在一路说说笑笑中,感受到了一种至乡野的怡情与快乐。
    昨天听朋友介绍,沿惠水从西向东再朝南转县区域一大半圈,是一条原生态的线路,一路的风光和民俗的东西,很是诱人。于是,我们从惠水县城加满车油,朝摆金镇方向去,预计中午左右至惠水靠近平塘交界的摆榜乡吃午饭,然后径直朝南,直往太阳乡、羡塘乡、抵季乡,最后到断杉镇,最后经过101省道返回县城回到贵阳,整个行程两百多公里。可是,一路上的一路东西,总能吸引大家的目光,这不,车行至摆金出去一点的斗底乡公路上,三位布依族妇女的步行,就吸引了我们。车停下把她们拍了一通,就向她们顺便打听村寨,她们说,是去前面不远的村去看望亲戚,给老人送一些东西,还说村寨有七十多户人,寨很大又在离路边不远处,当问及建筑和民情时,她们乐意带我们前去看看。
    于是,我们带上她们,行1公里有多,在路边停下来,进党古村的路全是石头的路,想想,步行进去,一路应当有拍摄的东西。有时是这样的,问这些老乡的方向或路途长短,她们说的远与近,与现实的距离往往差距很大很大。行至中途,本想撒离,怕行进的时间不够,我们还是背着器材,朝村里,前行了2公里多,好不容易才到寨子。
    党古村是一路分二,寨舍在山坡两边,村里的房屋新旧都有,路边的标志上,写着这里是扶贫项目的地方。全村是布依族,在路口边,身着布依蓝布的妇女们在树下的小井洗衣,看见我们,她们很客气,也乐于被拍摄。进村朝右,顺着村路上坡,几株好大的树木高松挺直,很象几位给村寨站岗的士兵。
    村里的房子有些很旧,有些较新,问老乡,说明我们来此拍摄老房的兴趣及村貌,他们很乐于介绍,并带着大家去各处参观并拍摄了很多有趣的场景和老乡。
    约两个多小时,我们满意而出,都有一种感觉,发现如果到了春天,这里的山野和菜花一定漂亮,植被非常好。
    正是:新老桥梁处,必是好风光。只等百鸟语,桃尽点村庄。

(二):聚餐大开胃 摆榜转回来

        离开党古,已是中午一点过,肚子叽咕叫,沿路没有一处可供就餐的地方,同行的女同胞小谢驾车忙出行,早餐都没解决,大家也感到很饿了。只好按行程,争取尽快爬上盘山公路,直奔摆榜乡。行了约半个多小时,车至摆榜,路边提醒,这里是万亩的种植景观,但我们无心停下观察,到了镇上,有杀猪宴请的门面,不过,找了一圈,只有一家可供就餐的饭馆。
        说来话长,前两年,曾几次到平塘县创作经过这里。再往前行,很快到平塘地界,有两条线路直下平塘,此处的海拔非常高,不远处有一个叫大坡处,是喀斯特风光拍摄的好位置。
        分左,是著名的掌布地质公园,所谓的“救星石”便在这里;对直,是前往平塘的大路;朝右,有一条可下惠水的断衫。朝右的路,正是我们所求之路,可惜,今天我们的行程只能在惠水,而且必须当天晚归。还有几十公里要走,路况也不知,我们只能就此放弃前行。决定先在摆榜镇上吃午餐。
        没想到,这一餐好过瘾。在餐馆,我看了主人家的厨房,看看可供吃的蔬菜,不外乎就是白菜、鸡蛋、猪腰、五花猪肉、豆腐、豆芽、四季豆等等之类的东西,按我的建议,就点了七、八个菜一个汤。当地人对这些菜的吃法,叫干锅,即:把这些菜炒出来,然后全装在一个铁炉的锅中,混在一起来吃。
        哇塞,真的没想到,不知是隔锅香还是饿过度,大家吃得个个叫好,都说那肥瘦肉很香,其它的菜味也很足。我也看了这家饭馆,路边是两层建筑,真在楼上,是餐厅,楼下,则是主人自己喂的肥猪。我想想,在城里天天吃的施农药很浓很重的蔬菜,天天吃的是违禁催壮的病猪,怎么可能比乡里蔬菜和饮食。
        再想想,现在的城里人为什么热衷于在QQ上种农场,我们真的很盼望,盼望着那种没有被污染物破坏的饮食,没有被污染的环境以及生态。人性的复归,我们真的很需要原生态,需要纯粹和真正意义上的自然啊!

(三):百年藏豪宅 积德终发家

   经惠水至平塘,必经斗底乡,这一处路边山水好风光,天气睛朗,会发现河中的半岛形有参天古树,水天一色,令人驻足观望。古树背后,依山傍水,有几十家房屋。从风水学的角度来看,这种村寨容易兴旺发家。

没想到这次起了念头,在老乡的指引下,决定去寨子里去考察。从沿行公路停车,走了十来分钟,就经过一座现代修建的石桥,桥尽头处路边立有石碑。碑文大至如下,

    其一云:“布依寨古村落六寨依山而建,造水而居,建筑与居住环境的营造顺应自然,合理布局。寨内寨后古木参天、古桥、古屯、古屋、古梯掩映其中,有创业始祖的记载与传说,有古老的遗训族规,积淀着布依族先民的智慧和中华传统文明的精粹,其有一定的历史文化价值。
    其二《绿寨桥》碑记云:“(绿寨桥)建于一八三二年,全长二十四米,高九米,两墩三跨,跨度七米,系原木架墩而成,一九六八年水患,原木全被卷没,无奈伐柏板关百年收水柏树修复,原木桥面,极度不平,行走不便,堕落牲畜,时有发生,远不适应生产生活发展需求,且三年两修,寨中大树,砍伐殆尽,此间,得本寨在外工作的李国庆李国玺兄弟奔波求助,且予资捐,全寨各户献力筹资,寨老及干部李国先李国瑞李国泰李国锦李永化李永魁等组织筹划,更蒙县民委和交通局资助,斗底乡党委政府关心指导,终于一九八三年建成水泥桥面,一九九六年除维修桥外,又将寨中至公路的崎岖小路改建成两米宽的水泥大道,而今微型车辆达寨,自来水到家,电灯至户,旧貌变新颜,此乃民办公助之硕果。圆我绿寨百年之梦!刻有碑记一九九七年元月三十日。”

    由此得知,这是一个古寨,问了当地人,得知这里还是惠水县一处古建筑群,县文物保护单位。一听这古建筑,阴沉的天气,档不住我们的兴趣,我们决定进寨去看看。过桥路一分为二,主路朝右,次路崎岖,但可直通古宅,我们选择了后者,走一百多步,从古树后见到古宅,从外望去,这里更象一座戒备森严、与世隔绝的古城堡。侧门上去,杂草丛中,隐现扇型石门一处,再侧上,绕过石路上去,可通古宅正侧道,走完路处,豁然开朗,古宅全显在外,真象一座官府。我们没进去,还是先在旁边认真观察,靠山的其它房屋,规模比不了古宅,但里边的旧砖旧墙旧迹,显示出一派古色古韵。

    一会儿,进入主建筑扇型门的古宅,分两层楼,楼底在坡下,据主人家说,是厨房或喂猪的屋,楼上,则是古宅的主体,这家主人只有一位约五十八、九岁的老妇,在较长的屋里用缝纫机扎布依针线活。我们进去,与她打了招呼,见我们的到来,她并不惊奇,她说,每天,不知有多少慕名而来的参观者,都来参观古宅。古宅为什么会如此有吸引人呢?

    如果仔细观察,会发现它的独特之处:其一,古宅规模巨大,上下两层十几间,每个开间都比一般布依族的房屋大。其二,古宅依山势而建,宏传壮观,一面依山,一面朝水,完全符合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精髓;古宅建筑的历史时间应当不算长,百年左右,但却浓缩了太多的元素,可想而知,几十上百年,这个村和这个李姓的家族是何等的兴旺,这不能不说是深山僻静处的一片人间奇景。其三,古宅是一处自我封闭的高大住宅,其实,全村处处是石头砌成的古迹,如果防备好,简直就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城堡世界,为什么这六寨会呈这样的建筑风格呢?百思不得其解!只好去问了七十来岁的本村老太太。

     她说,这里的建筑如此,在深山里,过去是防备土匪用的工程。家家有防范意识,所以,就构筑成了一个全封闭的城堡,可以想象,解放以前的这里,匪患是何等的猖獗,这里的布依人家,修筑求安,防备土匪的侵扰,实出于无奈之举。不过,今天看来,这里边包含的建筑、布局、刻木,非常具有考察的价值。

     在古宅门窗上,还随处可见,许多用粉笔写的字,大至的内容,都是人生修养、勤俭持家的警句。问老太太,她说,也不知道是哪个时候写出的,反正很多人都喜欢观看。在她家打制棺材的一位师傅说,这李家人,还是不错的。在惠水的司法局、教育局的主要领导,尽管现在退了休,但都出自这个家庭。

     可又有谁知道,这种大户人家,在那个反右倾年代和动乱年代,被划归地主阶级的成分,他们家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,说来就太多了。主人家说,她家过去的许许多多东西,包括书籍、照片,早就被操掉家、该烧的也烧光了。大凡,大多数大户人家的子女,得到家庭很好的教育,时过境迁,终归,他们也将会有出头的日子,许多人会凭自己的本事,能在社会中某得一份很满意的工作。

     其实,财富多与少,是让人在乎,但它绝非一个家族或家族立家立族之本,《易传》曰:“积善之家必有余庆,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。”这句话,适用于每一个家庭,无论是过去还是现代,无论是现在,还是将来。从这个古宅家庭的兴衰,可以证明此理不虚,从他家在各地的后代,可以感觉这冥冥之中的积善理论的可贵之处。

     今天,为什么有些高官上了台,除了虚伪的空洞说理,他们关心的第一件事就是权钱交易,为什么不做一些利民利国的事情?现在的暴发户,更象暴风骤雨,在台上在台下,你方唱罢我登场,当被双规,既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大地精准,苍天在上。做人做事,厚德裁物,为大丈夫者,不可不知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原创】惠水采风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【原创】惠水采风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【原创】惠水采风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【原创】惠水采风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【原创】惠水采风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【原创】惠水采风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8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