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儒風博客

  雅趣 雅風 雅士 詩情 詩品 詩心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【越調】《天淨沙 讀書》 涵容纖語柔莎 / 紅樓桃扇棲霞 / 廂待拂窗月下 / 封舒丹畫 / 攜來君筆添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屯堡怀古(诗图文)  

2010-01-03 10:01:41|  分类: 杂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屯堡小记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昨日,天气晴朗,朋友一行去了安顺平坝,那里是一种时空,那里是一种怀旧,那里也是一种洗尘与更新。俯瞰石头砌成的世界,六百多年的洗礼,为什么屯堡人一直玩强地坚守着,坚守着朱洪武开辟的那片江山!为什么这种老汉文化一直浸透着民族内聚的沧桑!是啊,想到的有很多,想去时,就想去屯堡。几处小感,留与自档,权且存储,一则备思。

其一  错路

       阳光明媚,我等一行在老乡的线路指引,想把天龙屯堡一揽无余,从山分两道,按理从右,跟着队伍却左行上山,这一线一径布满荆棘,越走越困难,山路陡峭,我们中模特与小孩就愁了。但又不想走回头路,爬了几十分钟,终于上了山顶,此时人人大汗淋漓。衣服被戳穿,手被刺出血。到山上拍完屯堡村寨,我们发誓,再也不走回头的路,一定找到一条便捷的下山之路,果然,终于顺着线路,沿着古道,转了一圈,回到了上山的地方,方才恍然大悟。原来,当初上山时,选错的大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故曰:

不经一路艰辛往,焉揽山巅阳候光。

回味当时知叙事,路途行径一篇章。

其二  村餐

       天龙村寨,我们遇到居民吃饭,围坐了几桌,大家吃得很香。我们好奇问他们是因为红喜或是白喜或是什么节日而聚餐,屯堡妇女的回答很简单,上面的聚餐理由都不对,仅仅是村民们自发轮流“打平伙”。后来想想,天哪,我们经常出行的AA制,原来早就被这里的老百姓运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故曰:

若得平均人人实,便问农耕常家事。

【原创】屯堡小记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其三  布鞋

        在天龙小学附近,在门口的几双大大小小的绣花鞋,吸引人驻足观望,全手工制作,颜色鲜艳,以屯堡妇女爱穿的蓝色为基调,或是配以玫瑰色、桃红色等,问了制作的老太太价,大双的才30元钱,感觉好便宜。拿起鞋上手观看,鞋尖很像中国古代的鞋样,或者说,本就是古代汉人鞋样的直接延续。同行朋友也介绍说,过去,这种鞋的鞋尖,藏有刀片。究其原因,想当年明朝军队行军仗屯兵,家眷随从,全民皆兵,妇女的脚也藏有秘器,起到很好的防身作用。今天,捏捏这脚尖处,形式还在,但很柔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故曰:

柔绵刃帐藏身玉,贞凤足织贤惠心。

【原创】屯堡小记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其四  福妇

        天龙镇有一处茶驿,每当路过的游人停下来,这些屯堡妇女都会献上一碗碗浓浓的茶水,问及多少钱一碗,旁人都说,如果进来买了门票,这里是免费供应的。两位屯堡老太太也不回答,只是把茶水一碗碗献上来给大家伙,有朋友前去品尝,她们只管倒上茶水,一脸笑容,呔!原来前边的玩笑是戏言,她们本来就给旅游者当“义工”。不过,最吸引我注意的,并非是这茶水,而是这两位老妇人。因为她们长得好“富态”,从我们熟悉的屯堡妇女端庄的脸上,可以看到一种深厚的文化底蕴。因为那张脸上,太有福了,不仅她们有福,她们也给自己各自的家庭来来后福,这样的相貌,在城市中,是不可能看得到的。我将用后面的专文探讨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故曰:

山里常留村寨边,豁然开朗遇天仙

 

【原创】屯堡小记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【原创】屯堡小记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【原创】屯堡小记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其五  沈万三祠

        即离天龙,路见沈万三祠,驻足片思,颇有折服。沈万三何许人也?元末明初出了一位颇富传奇色彩的江南巨富,《明史》里说其家族,富可敌国。想当初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要巩固其新建皇权,是利用了沈家财产,并给予沈家重大打击。沈家奇迹般地暴富,又流星般地衰败,给后世留下诸多谜团。南京民俗学家用了6年时间,跑遍了江苏、云南,最后,在贵州省平坝县天龙镇屯堡村民沈开勇家中找到了沈氏族谱。经江苏有关专家鉴定后认定,这本《沈氏族谱》是正宗的沈万三家族族谱。这本族谱记录的是沈家从第五代以来族人的姓名,最前页有《始祖沈公简介》、《仲荣戎滇纪略》以及《万三系》等章节,里面清清楚楚地记述了沈万三的次子沈茂因避难而藏身贵州,并繁衍后代的情况。经过对沈家有关的家谱、地方志、墓志等多方调查考证,终于在贵州省平坝县天龙屯堡发现明朝首富沈万三长子沈茂的后裔,解开了600年来的沈万三家族失踪的谜团。

        财,这东西,人人必需,有它可以呼风唤雨,但在皇权面前,成了“原罪”,在一个封建集权的国度,占据越多,风险愈大。沈家兴衰,当是必然。多少沈家故事,让人深感世事无常,人情冷暖。在我看来,沈万三家族最动人的不是它的财产,而应当是他的家风。沈家避乱来到贵州,实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        儒风感言:

君子积贤万贯空,沧桑沉冥治家风。

钱财毕竟东流去,甚慰家德远舍中。

 

 

【原创】屯堡小记 - 儒风 - 儒风博客

  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2)| 评论(1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