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儒風博客

  雅趣 雅風 雅士 詩情 詩品 詩心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【越調】《天淨沙 讀書》 涵容纖語柔莎 / 紅樓桃扇棲霞 / 廂待拂窗月下 / 封舒丹畫 / 攜來君筆添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  

2015-05-02 21:45:21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以上手机拍摄

爬鬼架桥    年轻的心 
儒风 文/图
 
        很多次走户外的线,目标只有一个,那就是鬼架桥,有时,节假日或周末,总看见一群群省内外户外探险者,往那里去,在那附近扎营。他们绝大多数是年青人,男男女女成群结对步行至那里,一路上从他们的装备和欢歌笑语声中,感受到一种生命旺盛的能量。
我在想,如果我也是20来岁的小伙子,我一定加入到他们行列中去,可是,我虽有他们的步伐,却没他们的旺盛精力;虽有几分对大自然的好奇心,却不能象他们那样卸掉牵挂,无拘无束。
        玩户外的来到贵阳花溪,大多数人知道有一个神秘的地方,在黔陶与高坡之间,经河滩上行约5公里,经一个封闭的小寨摆东,再前行约一公里有多。那条从小马场通往鬼架桥的路,近几个月来,我去了不下6次,每次都朝鬼架桥行进越接近,总因时间不对或独行有局限,也只是走到摆东寨附近。想起那句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的话,心中总有不甘,总想圆一个愿望,一定要走到鬼架桥尽头看过究竟,方解在肚里的疙瘩。
         听说一路上要小心,因为鬼架桥附近的毒蜂与蛇是很厉害的,不过,我倒不害怕,一是因为端午以前的蛇虽在天热时在潮湿处出没,但它们会远离人群;二是去往鬼架桥的年轻人都那么多,他们能去,我为何不能去!
        可是真去了,得一定要把困难想到前头,一路上问老乡,都说到了鬼架桥,就得往回返,那里是路的尽头。还听说鬼架桥不远处有瀑布,把所有的打听以及问询都准备了,今天是阳光普照好天气,我决定独自去闯闯鬼架桥,背着近30来斤的行囊,上午出发,前往目的地。
         想起上世纪90年代初,与年轻的团干部们一道,前往梵净山,那里当时几乎全是原生态,先步行约两小时路,再去登山,那次注定是一场大考验,花了4个多小时才上山顶,全身因汗水全湿,一路上又热,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上到山顶,的确非常累,风光美极。不过,下山,小腿直哆嗦,两腿发酸,下山比上山更辛苦,这就是登山的经历,虽然鬼架桥没有梵净山的名气,不过,今天在往上爬时,会把登梵净山与此相连。
         桥山下一侧,其实走到瀑布尽头,瀑布只有丝丝的水,看过也罢也算到达,可以就往回返,但是,来到鬼架桥,不亲眼目睹,把汗水擦干,稍呼几口气,一定还要往上爬。只听密林高处,有几位上到顶的年青人大声叫喊,传出见过鬼架桥的快感,从他们的声音中传出,更坚定我也要向他们学习。不过,爬上去的所谓的路,其实是年青人的踩出的,斜坡在45°左右的倾斜,爬的时候,眼睛绝对不能往回瞧,这是经验,还有就要把身体尽量往前靠,以压低重增加安全,同时,凡是能往上拉的粗树藤,在试试不腐的情况下,可以握住往上走。此时心跳加剧,犹如田径长跑中的身体疲倦极限一样,坚持了就会胜利。为鼓励自己,遇见往下走的年青人,问道:“鬼架桥还有多远?”回答:“还有5-6分钟,不过,越来越难上哦”。是的,山坡斜度是感觉到越险,不过,我得一鼓作气。
       终于,上了山顶平台,说平台,其实也只是双臂打开围一圈的平地而已,象山脊,此时累得不想站起来,鬼架桥终于在眼前前方茂密的林荫中间出现,其实也不是想象的壮观,但走到桥下,眼睛上看,石桥横跨连结两壁,一条巨石梁横跨两山峰,鬼斧神工,春夏之交时节,桥被树叶挡住较多,从悬壁往前看,目测石桥约15米,宽约1米;走到石桥下,脚在陡斜坡处,人不能直接站立而上看,只能靠在坡上仰望石桥,此时目测,已经变为25-30米,下为绝壁深渊。下瞧一眼,心惊胆战。
       鬼架桥下是斜坡悬崖,山上,两位在桥边看的年青人,鬼架桥下另一头,也有年轻人往上走来,突然,桥下还没上顶传来一阵惊叫与嘶裂的喊声,一位女青年被山上的哪位年青人用滚动而下的石块砸破了头,听旁人说声判断,鲜血直流不断。还好,我身上带了几包伤湿止痛膏,赶紧让年青上来取,给女孩先止住血,然后,再给他们提供报警求救的电话,因为在上山之前,一路上我就顺便记了当地的报警电话。他们朝我上来的相反方向下去了,不是听说鬼架桥是死路吗?怎么又会有路下去?心想,也许下去,还会有山谷的路绕出来吧,想着就走,于是,我就顺着他们的前行路非常缓慢、艰难地下到了谷底,石床干涸,路分两边,往右而下,顺水流来到绝壁,原来是瀑布的上游,此路不通,只能走另一条不知名的河床路,前行约100米,有一堆人在吃东西,兴奋之余,前去问路,他们回答,是从龙里方向而来,车开到山顶。再问,可否回到鬼架桥另一端?回答是不可能,从山顶人家下走到公路边,需要8-9公里(我的天,看来今天要露宿外面了!),现在再返回鬼架桥?想起都害怕,太艰险了。不行,先上去再说,沿河前行一段,然后全是石阶上山的路,路好走,但此时太阳在偏西的高空中,从山谷上到山顶是1公里,两脚全湿而沉重,只能挪步往上慢行,走几步坐石阶停几步,花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来到一个叫山顶人家的山庄。
       询问山庄主人,可有顺便带路的车?回答,客人要吃过晚饭才走,而且别人真愿意我搭车吗还是未知数。突然想起前不久的青岩摩的刘师傅,他应当可以来,在谈好价钱后,约半小时,刘师傅终于上大坡摩托上来,于是终于今天返回贵阳,到了家,已是晚19:30,虽很累,但今天活得很象20多年前的我,多年来,虽然有不知走过多少山涉过多少水,印象深刻的有几次,今天算是一次,想想,今天的事儿够写一篇,得记录下来,供朋友们参考,如果有要去鬼架桥的话。

   附鬼架桥之行蝶图几幅: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
 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
【原創】爬鬼架橋  年輕的心 - 儒風 - 儒風博客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7)| 评论(1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